任鸿飞和他的女人们:拿什么才能拯救 “精神阳萎”任鸿飞旋转门老刀

2018-05-08 13:00 来源:冠珠陶瓷

  “他找到了公司转机的一道豁口<。

他仿佛看到了一道新的曙光,正从这道豁口上冉冉升起。 ”  这是作家出版社最新出版的长篇财经小说《旋转门》的结尾。 但这个结尾我并不认同。 或者,更准确地说<,我不认同老刀为任鸿飞设定的这个结局:有了这道从豁口上冉冉升起的“新的曙光”,任鸿飞必定能走出肉体与心灵的监狱,东山再起<,重振复利达丰集团的辉煌;同时东山再起以及重振辉煌的,还有他和“药儿”林丹妙的爱情——如果没有林丹妙这剂灵丹妙药,早就阳萎了的任鸿飞,将永远丧失男人的尊严<,也将永远丧失一个人的尊严。   复利达丰集团的辉煌是不是能再振,变数很多,但并非死刑;任鸿飞和他的女人们的爱情,随着时光的流逝和更多的变数<,则必然走上死刑:任鸿飞终将阳萎下去,并永远无法再振<。

  原因很简单:肉体阳萎易治<,精神阳萎无医。   且来看小说中围绕任鸿飞展开的爱情、婚姻与情感纠葛<,先后有四个主要女人出现在任鸿飞的命运里:第一任妻子大学同学“校花”苏丹,第二任妻子“洋花”刘洋洋,露水夫妻外围女冰冰<<,电视台美女当红主持人、成功“治疗”了任鸿飞肉体阳萎的林丹妙。   对于苏丹,任鸿飞似乎是爱进了骨头里<,但真到了命运的关头,一次是“江山与美人”之争,他放弃了“美人”,选择了“江山”;一次是“亲情与情欲”之争<,他放弃了亲情——尽管无数次地亲吻从未见过面的女儿的照片<,选择了“情欲”——与其说他爱上了林丹妙天使般的纯真,不如说他爱上了可以治疗自己阳萎的林丹妙仙狐般的肉体<。 林丹妙让他可以“身体爆炸”式地发泄<。 这样的选择<,已经毫无疑问地产生了结局:在真正的情感上,任鸿飞给自己判决了死刑。

  在小说中,苏丹和任鸿飞曾经有过美妙的性爱和蜜月<,而他们发生婚前性关系时,苏丹刚刚和另一男人分手。

这个时候<,任鸿飞在性行为上表现得像一个“猛男”,苏丹表现得像一个“浪女”。

在大学校园里走马灯似换男朋友的苏丹<,应该属于性开放型<;相反,任鸿飞则可能是性保守型,甚至可能是处男,因为他只暗恋着苏丹一个人<<。

他此时是有“爱情洁癖”的人,甚至结婚后,他认为他的肉体只属于苏丹<。

当任鸿飞“被迫出轨”刘洋洋后,他感觉他的肉体已经十分肮脏<,这给他们看似童话般完美的爱情蒙上了厚厚的尘埃<<。 其实,如果不是考虑到刘洋洋可能伤害到苏丹<<,以及他急于用恢弘的商业作为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<<,获取与刘洋洋肖东方他们平起平坐的机会<,在他向苏丹痛哭流涕地忏悔之后,苏丹哪怕一时无法接受,但之后也会考虑重新接纳他。

但他自己接受不了这样的结局。   但这并不是导致任鸿飞肉体阳萎的直接原因<。

在任鸿飞离开苏丹之后<<,他的情感仍然无法接受这个现实,还停留在苏丹身上,“他的爱情已经死了”,这个灵与肉的冲突,像利刃划出的伤痕,深深地烙在他的精神上,造成了他精神上的阳萎。

  但此时,精神上的阳萎并没有立即表现在肉体上。

相反,他想用肉体上的放纵,来摆脱精神困境。 他找到了新的性欲发泄对象<<,这就是外围女冰冰。 他和冰冰发生了多次性关系,而且似乎每一次都有“爆炸”的感觉。 否则,当他后来再联络分手很长时间的冰冰时<<<,冰冰不会准时赴约。

但是,他在肉体上的发泄,实际上根本解决不了他情感上的苦痛。 他越放纵,越感觉灵与肉的分离,放纵的结果,不仅未能成为疗救伤痛的真正的“药儿”<,反而直接导致他肉体上的阳萎<。   对破坏了自己婚姻的刘洋洋<,任鸿飞经历了心理上恨但理智上接受和利用、想爱但爱不起来<<、冷若冰霜、同情等情感变化过程<。 一开始是恨<,而且因为这种恨,除了醉酒之后被刘洋洋“强奸”这一次进了刘洋洋的“门”<,哪怕和刘洋洋的新婚之夜<,哪怕吃了很多这样那样的“哥”,任鸿飞之后都再也没有成功进入刘洋洋的“门”。

而刘洋洋倒是在彻底失去对任鸿飞的期待之后,反而闯开大门,接纳这样那样的“黑哥”、“白哥”<、“黄哥”的进入<。 不过此时,作为“名义丈夫”的任鸿飞,对这种状况已经毫无感觉。 到后来,同样对任鸿飞带着恨的刘洋洋为了自保,更是落井下石,彻底斩断了他们恢复情感的可能。   对于冰冰这个貌似苏丹的外围女,任鸿飞本来只是逢场作戏<,二者之间只有肉体上的吸引和苟合<。 尽管为了治疗阳萎,或者说为了证明自己还是男人,任鸿飞曾试图把冰冰当成“药儿”<,重燃激情,可最终,冰冰这剂曾经还算有效的“药儿”失效了<。 而当任鸿飞知道冰冰被自己打发走之后<<,投入了他的竞争对手赵家驹的怀抱,他更是从心理上排斥掉她<。   其实,任鸿飞在刘洋洋、冰冰肉体上的阳萎<,真正原因并不在肉体,而完全是精神上的阳萎。

在刘洋洋这里<<,任鸿飞更多的是草根相较于权贵的自卑式精神阳萎;在冰冰这里,任鸿飞更多的是草根传统道德的性观念自洁式精神阳萎<,他从骨子里看不起冰冰这样靠出卖身体赚钱的外围女<,尽管他自己就是冰冰的主顾。

性爱发展到这种程度,自然已经毫无纯粹的性爱可谈,既然如此,任鸿飞又怎么可能真正获得性爱上的拯救<?所以<,他外在的肉体阳萎已成死局,而这一切都源于内在的精神阳萎<。   说到林丹妙,在小说中任鸿飞之所以在林丹妙的肉体上成功地实现了“重振”,是因为他放下了沉重的精神枷锁:单纯的<、追求高品质精神生活的、出身于普通家庭且每月都在还房贷的林丹妙,可谓与任鸿飞“门当户对”,所以<,他既不必自卑,也不用过于自傲<。

  但是,如果现实地看,身为电视台美女当红主持人的林丹妙很难“出瘀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,只看她能搞掂财经界大腕接受自己的电视采访的过硬手腕,就可以推测得到林丹妙并非任鸿飞所想象的那种纯纯然、洁洁然、柔柔然、弱弱然的普通女子!与林丹妙相对照的是,小说也曾描述了另一个主持人阿娇,她是任鸿飞收买来搞定官员的“糖衣炮弹”,她知道他在利用她,但她反而借机上位<,撇开任鸿飞<,让她的石榴裙发挥最大效用。

何况,林丹妙与任鸿飞的婚前性爱呈现得并不保守,甚至于有些开放。 这样一来,对任鸿飞来说就悲剧了:一旦知道林丹妙可能会发生的“情外情”,在性观念上极度矛盾上的任鸿飞,必然会重新肉体阳萎,并且是永远的肉体阳萎。 很难想象,一个享受到了美妙性爱、身处各种巨大诱惑的年轻美女,会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守身如玉,一尘不染。

  在小说的最后,任鸿飞之所以期待等自己自由之后,能和林丹妙再续情缘,一方面是因为他自信可以在林丹妙的肉体上“重振辉煌”,进而不再“精神阳萎”<<;另一方面是因为他并不自信可以在苏丹的肉体上“重振辉煌”,进而摆脱“肉体阳萎”与“精神阳萎”的双重状态。 然而,理想很丰满<,现实很骨感<<。

早已经“精神阳萎”到极度病态、性观念更是病入膏肓的任鸿飞,只要林丹妙情感上有一点点“风吹草动”<,精神世界就会彻底崩塌。 所以<,林丹妙也只会在“白沙在涅<,与之俱黑”的残酷现实中,有可能成为也仅仅只是成为任鸿飞生命中的一道微光、一种理想、一种度过漫长牢狱时光的想象而已。

  也许<,解铃还须系铃人,任鸿飞放下了的苏丹,才是他精神阳萎的真正解药<。

  这是任鸿飞的悲剧,也是像任鸿沟飞一样的无数草根的共同悲剧。

  曹保印  (资深媒体人<、作家)点击进入专题:。

(责任编辑:admin )